您的位置:真人娱乐 / 企业文化 > 员工沙龙 >正文

理发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点击次数:

星期六下午,又为父亲理了一次头发。

父亲今年76岁,一生务农,可以说是最后一代职业农民。他一直剃着光头,可能也是最后一代一辈子没有蓄发的老人了。这两年,每半个月为父亲理一次头发,是我个人生活中最幸福的事。

当我把木椅子搬到阳台上,从房间里取出推子、围裙时,父亲已经从客厅出来,慢慢转身坐在椅子上,等我给他围围裙。摊开围裙,从前往后围,在脖子后面扣上扣子,准备工作几分钟就做好了,想起第一次为父亲理发时手忙脚乱的笨拙情景,差一点笑出声来。

父亲说自己从小就剃光头。他自己印象最深的是,有一回我奶奶给他剃头把他的头皮都划破了。父亲回忆说,大概是他五六岁那年春节前,我奶奶坐在房檐下给他剃头,奶奶用两腿夹着他的头,一手撩着半碗温水先把他头发打湿,按住头,另一只手拿着借来的剃头刀剃,他怕痛来回乱动,结果就被刀子划破了头皮。那一次划得深,留下的伤疤至今还在。父亲讲这事时,我想起我自己小时候也被妈妈夹着剃过头,不过还好没划破过头皮,真心感谢妈妈。

理发时基本没有语言交流,我拿着电动推子顺着头皮,从后往前、从下往上一推接一推,父亲也很配合,推到头顶时,我注意看了一下父亲说的伤疤,仔细看还能看见痕迹。父亲的头发不长,几乎全白了,根根站立。有一次推头时,我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片稻田的景象,推子变成了收割机,一茬一茬地割着丰收的稻谷,竟然愣了几秒钟。

我模仿着理发师的样子像模像样地推着,偶尔也停下来左瞧瞧右看看,其实理光头是不用这样的,顺着头皮理平整干净即可。知道自己是业余客串,反而更加认真,看到这种情况,父亲总是一句话:“好着呢。”我知道父亲在鼓励我,自己还得有自知之明。

感觉满意了,就用刷子刷掉头上的碎发,解开围裙,收拾打扫战场。我收拾好椅子、推子,叠好围裙,打扫完碎发,看到父亲已经开始自己洗头了。他打一遍肥皂,用温水冲洗两遍,再擦干头。从洗漱间走出来的父亲,满面春风,一脸慈祥。

我问父亲这次感觉怎么样,父亲说一次比一次好,从推子在头顶走过时的感觉就知道了。父亲扶着木椅,缓缓坐下,喝了一口水,接着说:“老话讲剃头洗脚,强似吃药。你们现在工作忙,手头的事情多,看你的头发也长了,一会到楼下理发店去把头发收拾一下吧。”我应了声好,说了声拜拜,起身开门,哼着“那是我小时候,常坐在父亲肩头……”的歌曲下了楼。

百色银海铝公司 / 黄伟康)





上一篇:背包客
下一篇:接力朗读学理论 企业版“朗读者”闪耀来电